憶芬在某一次社團戶外聯誼活動中認識正強, 

她喜歡上正強的誠懇與體貼,兩人很聊的來,

雙方互留電話與E-Mail,活動後雙方聯絡很多次,

慢慢的他們開始約會逛街踩青,吃飯聊天看電影。

 

有一天憶芬問正強,問他感覺她人怎麼樣?

正強躲躲閃閃說一些避重就輕的稱讚詞,例如:

很熱誠啦、不錯的朋友啦、很會關心人啦、、等等,

就是沒有說到憶芬真正想聽的內容或結果。

 

憶芬是個不輕易放棄的女孩,還是繼續跟正強約會,

有一天她很直接的問正強,在朋友面前他會怎麼介紹她,

正強陷入很大的困窘,只好很勉強很勉強的說出:

我會介紹妳是我很好很好,比一般朋友還要好的好朋友。

 

這不並是憶芬想要聽到的回答,但正強能講到這樣,

已是他最大的極限了,正強的想法是:

他需要一個異性朋友,一個能在假日陪他度過的朋友,

直到他能找到他真正心愛的女朋友為止,

所以憶芬只會是他的過渡期,而不是他真正的目標。

 

但憶芬真的真的很喜歡正強的沉穩與可靠,

喜歡與他相處自在與跟他一起分享任何事物,

跟他在一起,時光總是過的那麼快速與充實,

她好想好想永久的保有這樣的純愛狀態,

所以總是帶著一份希望不死心,她一直欺騙自己:

認為喜歡一個人需要時間,只要我持續不斷的付出,

總有一天他會接受愛情,他會慢慢喜歡,時間能夠改變。

 

正強就這樣在憶芬半推半就下,與憶芬交往了數年,

而憶芬認定雙方已是男女朋友了,雖然未經口頭認可,

但兩人都已做了許多男女朋友們都會做的那檔事,

直到有一天憶芬要求正強給她一個終身承諾,

正強終於逼出狠心的一句話:我無法給妳終身承諾。

 

像一把銳利的劍深深插在憶芬心臟上,

彷彿是一記重拳擊中胸口,窒息翻攪,喘不過氣,

腦中頓時空白一片,完全不知如何回應與表達感受,

回想多年的無怨付出,竟得到如此不堪的結局下場,

那晚,她在回家的公車上淚流滿面,當公車駛過大湖,

她甚至衝動的想馬上下車,往深水一跳就此百了。

 

整整三個月,她都無法正常作息上下班,吃飯食之無味,

做任何事都快樂不起來,恨他,咀咒他,找盡朋友傾訴,

看部落格文章寄情,這一傷令她很灰心,竟老了幾十歲。

 

不過也不能完全怪正強,正強不是個勇於表達想法的人,

他的鄉愿,他的阿Q,他的不忍潑人冷水的片面仁慈,

讓憶芬一廂情願的往錯誤深淵不斷走陷下去,

如果阿正強當初能斬釘截鐵的說清楚,不要曖昧躲閃,

更不要自私的為了朋友陪伴,而刻意的讓對方糊里糊塗,

這傷害或許就不會發生了。

 

憶芬自己也要負很大的責任,她的單純與對愛情的渴望,

把自己推向一個連自己都沒把握的未來,

對未來的幸福瞳璟與相處過程的快樂,

都是她一廂情願的編織與想像。

 

九宮數 4 的女生最容易發生像憶芬一樣的癡愛性格,

她們對安全感的極度需求,與對溫暖家庭的熱切渴望,

比一般人強烈太多太多了,

一朝碰到一個她們所認定的 Nice Man Mr Right

就會像附在光滑面上的吸盤一般,很難拔離。

, , , , ,

bag03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